廊坊传媒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038|回复: 0

复旦投毒案维持死刑判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9 10: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天上午,复旦大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林森浩因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审裁定需经最高法死刑复核程序核准后发生法律效力。
2013年4月15日,复旦大学校方深夜发布官方微博,该校医学院一名医科在读研究生因身体不适入院,后病情严重,学校多次组织专家会诊,未发现病因。校方遂请警方介入。4月16日,黄洋去世。
警方经现场勘察和调查走访,锁定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当月19日,上海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犯罪嫌疑人林森浩。
2013年11月27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林森浩与黄洋居住在同一寝室内。林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逐渐对黄怀恨在心。2014年2月18日 一审宣判,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该案二审中,被告林森浩在陈述上诉理由时,坚持“愚人节开玩笑”的投毒理由,辩称自己没有杀人动机和杀人故意。
复旦投毒案回顾
●2013年4月1日复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黄洋饮用寝室饮水机中的水后,身体不适,有中毒症状
●2013年4月11日复旦大学报案。上海警方在饮水机残留水中检测出某有毒化合物成分,锁定黄洋室友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
●2013年4月12日林森浩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2013年4月16日 黄洋经医院救治无效去世
●2013年4月25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林森浩
●2013年10月30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林森浩涉嫌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案
●2013年11月27日“复旦投毒案”开庭审理
●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4年2月25日林森浩的二审代理律师唐志坚正式受林森浩委托向法院提起上诉
●2014年12月8日上午10点,该案在上海市高院第五法庭开庭审理
●昨天(1月8日)上午10点,该案在上海市高院公开宣判
听完宣判
林森浩面无表情 其父跌坐在椅子上
昨天上午,双方家人早早地到达上海高院。
9点10分左右,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在律师的陪同下出现在高院门前。在大批记者的簇拥下,林尊耀始终不发一言,神情凝重。在媒体的追问下,他表示“如果不改判也将继续上诉”。
随后,黄洋的父母也到达了上海高院,面对众多记者的提问,黄洋的父亲表示,现在没有任何感受和想法。但他强调,如果改判的话,他一定会走上诉这条道路。黄洋的母亲则哭泣无语,默默走进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入口。
昨天上午10点,书记员宣布法庭纪律和核实诉讼双方的身份后,开始宣读审判书。
法官驳回二审辩护人提出的对黄洋死因重新鉴定的主张,对“有专门知识的人”胡志强提出的,黄洋死于爆发性乙型肝炎的质证意见不予采信。林所犯罪行极其严重,不予从轻处罚。
最终宣判结果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由于为死刑判决,根据我国法律应提请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
整个过程持续了35分钟。
林森浩听完宣判后,面部几乎没有表情,林父当场跌坐在椅子上。
宣判声落下,黄洋父母情绪失控,痛哭不止。
之后,林森浩的父亲在现场不断重复着“我的心里很乱”。
林森浩父亲说:“我肯定还会再申诉,不明不白的,我儿子虽然有错,但是他罪不该死。”
宣判前夜
林和律师沟通死亡和人生的意义
据了解,律师和林森浩在审判前一天会见时,谈的最多的是如何面对死亡,以及人生的意义。
林森浩外表平静,但身体和手却在颤抖。
“人生的意义不在于活多久,而在于认识真理,孔子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律师开导他。
林森浩说,他在家信里也引用了这句话,他现在一边忏悔,一边认识生命的意义。
“以前看一些没有感觉的文字,现在看有时感动不已。”林说。
另据此前报道,看书成了林森浩在狱中最大的生活内容。12月4日,林森浩的爸爸林尊耀从老家汕头赶到了上海,希望在二审开庭前,给儿子送几件保暖的衣服。
和此前一样,林尊耀并不能直接与儿子见面,他将衣服交给律师后,让律师转告儿子“一定要说真话”。
据唐志坚回忆,整个会见过程林森浩都比较平静,他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比较正常。在看守所的一年多日子里,林森浩养成了看书的习惯,也渐渐学会对一些问题进行思考。据介绍,林森浩最近看的一本书是列夫·托尔斯泰的《复活》。
黄家代理人:这个案子没有赢家
二审庭审结束后将近一个月里,黄洋父母也备受煎熬。“他隔三差五就要给我这里来一通电话,了解案件进展,打听宣判日期。”7日上午,黄家代理人叶萍在接受采访时说。
叶萍表示,黄家人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惩凶。至于附带民事赔偿,目前还没有涉及。二审判决之后,将会启动问责。至于问责的对象,叶萍表示,存在疏漏的相关环节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至于如何问责追偿,还要听被害人家属的意见。
叶萍说,这是个两败俱伤的案子,没有赢家。
林森浩父亲:我的命不好
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是5日从律师的口中得知宣判时间的,原本计划7日出发,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于6日上午就乘坐飞机抵达上海。
林尊耀与媒体记者交谈时叹道:“我的命不好”。
林尊耀的弟弟告诉记者,近一个月来,哥哥林尊耀是在两种矛盾的状态下走过来的。“他对二审的结果充满期待,但又异常害怕。我们相信法律的公正,快点知道结果也是好事,再这样下去,人都快不行了。”
据林尊耀的弟弟说,来上海的第一个晚上,林尊耀几乎未眠。6日晚上11点多,林尊耀就突然坐起来,由于怕被认出来,呆在旅馆不敢出门,他在床前不停掉眼泪,也不说话,弟弟起来安慰了半小时。睡到7日凌晨2点多,林尊耀又爬起来,寂静地看窗外的灯光。早上6点,弟弟又发现林尊耀已经起床。
宣判前一天,林尊耀对记者说,面对宣判,他很害怕。原本以为培养孩子大学毕业,任务就完成了,没想到出这种事,又要操心,不知以后会怎样。
林尊耀还说,他和老伴读书少,原本认为知识改变命运,但现在却有些想不通了,林森浩的事让他“很痛心”。
对话律师
林森浩提前一天还不知道宣判
记者:林森浩在狱中情况如何?
唐志坚:我们7日告诉他8日审判,他原先还不知道,当我们说了他才知道。因为他这个人心理的表现难以显现到脸上,所以他听到消息后脸上没什么表情。
记者:林之前对宣判结果有什么预期吗?
唐:林森浩说他对结果不敢去妄想。他在此前还是在看书,平静自己的心态。
记者:当天都聊了一些什么?
唐:我们主要从两个方面进行了沟通,如果改判或维持原判分别怎么办。我们让他做一些思想准备,这两种可能都要有所准备。
记者:你们沟通时林有什么反应?
唐:谈的时候为防止他心理压力过大,毕竟他没有社会阅历,第一次宣判以后他也是脑子一片空白,会见主要是聊聊天,聊聊其他的东西。主要是想让他心情能稍微放松一下。案件交流不宜太多,我和他会见18次,大部分是进行一些心理辅导。
对话黄父
听到判决结果感到很欣慰
记者:如何看待二审判决?
黄父:我感觉很欣慰。我始终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记者:今后有何打算?
黄父:还没有想法。宣判完了我就回家了,开始新的生活。
记者:林森浩的家人最近有没有和您沟通?
黄父:没有,我不和他们沟通。
记者:判决结果也出来了,您从心里会原谅林森浩吗?
黄父:我相信法律判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廊坊传媒网  

GMT+8, 2018-12-15 13:06 , Processed in 0.07396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