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传媒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444|回复: 0

动物保护也有不同“画外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6 09: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保护珍稀动物,维护生态平衡等等,各方面的工作可谓尽心尽力,乃至无微不至。如对大熊猫,如对金丝猴,电视屏幕上连篇累牍地播出许多动人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深入人心。不仅如此,电视上还播出地球上遭到灭绝的动物,以提示人们,如不加大力度,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许多濒危的动物还将灭绝。极其珍稀的动物如此(如东北虎),即使对二、三类保护动物,如熊、狼等,民众也都手下留情,知道应如何进行保护。另一方面,对于一些利欲熏心、以猎捕野兽和禽类谋利的不法之徒,各方面也在加大惩罚力度,从电视上看,其措施也并不比在净化空气、减少雾霾等环保方面的努力稍差。这一切,当然都是必要的,有利于生态环境的善举。
但在这之间有一个问题,多年来在我内心里一直有点纠结。说实在话,尽管我也懂得一些“生态平衡说”、“食物链说”等等,尽管我也自劝自地说服自己切勿陷入“小资人性论”的泥沼,对食肉类猛兽狂吞食草类动物,对大食小、强吞弱的正常“食物链”现象应视为正常而又正常。但对人为地加大推助其虐杀声势,尤其影视屏幕上对非洲草原狮、豹、、狗之类对于相对温弱的食草动物的绞杀本领竭尽称赞乃至美化之能事,什么“就连三个月的小狮子也聪明过人,最善于模仿母亲的猎杀技巧,一下子咬住它的咽喉部位不撒嘴,直到对方窒息而死,便可大快朵颐”;“对于体健力大的野牛,狮子也有绝招,有的抄后路咬住臀部,使它首尾不能兼顾,而这时主将出马,突然咬住野牛要害,任这家伙徒然挣扎,绝望哀鸣,最终不得不颓然倒地。”这些,早已超出对“生态平衡”、“正常生物链”的客观讲述,而变成篇篇弱肉强食“虐杀经”,甚至是对血淋淋的草原大追杀的推波助澜和呐喊助威!它已经越出自然界正常食物链的知识范围,加大了人为的感情色彩,甚至使有健全头脑者不能不感到有点助强凌弱的势利成分。本来人们借助理性的调控大体接受了“生态平衡”“食物链”的自然合理性,但由于某些人为因素的不当渲染,又复萌了一定程度也许不应有的道德考量。
更有甚者,有的解说者即使对于猛兽袭击家畜(如牛羊等)的事件也保持惊人的“理解”与平静,总是轻描淡写地归之于“由于它们(指食肉兽)固有的山林逐渐被缩小,不得不到农牧民的居住处,极其饥饿时便发生了伤食家畜的偶然事件。”这类评论者和解说者对于忽然发现的稀有猛兽的行动踪迹表现出如获至宝般地狂喜固然可理喻。尤其对于环保部门和动物研究机构的专门人员而言,这还是他们的职务和业绩所在,是应予充分理解的。但另一方面,对于农牧民因猛兽袭击所造成的心理伤痛同样也应予充分的体恤与抚慰。遗憾的是,至少从影视屏幕上所显现出的情况而言,却是明显不对等的。至多不是提醒人们“注意”,“以后要看好自家耕牛和家畜,不要接近猛兽容易出没的地方”云云。仅就最近我看到的镜头当可略见一二。新疆某地近年来“由于人们动物保护意识的增强”,狼群增加很快,一个晚上竟掏毁羊圈,咬死拖走一户人家数十只羊,但因狼也属保护之列,看上去受损失者也很无奈,有关方面好像也未提出什么可靠的措施。前些日子东北延边地区东北虎现身,将一农户的耕牛后臀部撕下一大块肉,并咬死其牛犊;后来因老牛识途,忍痛负伤回来报告主人,又引人们来到现场,始见当时惨象。而解说者同样表现出惊人的“冷静”,并没有做出既合乎“生态平衡”“食肉食草自然法则”又对被伤害的家畜及其主人表示应有的恻隐和同情。
我们说,对于珍稀动物的态度,有其共同点也有其不同点。其中既珍稀而人畜基本上无攻击性之类(最典型的如熊猫),不仅善待、珍护且要适当发挥其优长,如供人观赏甚至颇益于心身。对此一类,应视为大善之属。而另一类(主要是食肉之凶兽)虽为珍稀,有的亦富观赏性,但因其对家畜和人具有难以完全掌控的攻击性,因此对之不可大意,更不可因一味骄宠而忽略了它们的本性。正如有先哲所言:别忘了“老虎是要吃人的”。因此,在对其善待、珍护并促其繁生的同时,一定要有必要的防范意识和正确措施,尤其注意不要在宣传上竭力鼓噪其弱肉强食之本性,啧啧称道其善虐杀的杰出本领和技巧。虽不能将人世道德引伸至禽兽领域,却也不能因其较为珍稀便可恣意牺牲数量较多物种(包括人)为代价使“兽道主义”无条件地横行。从本质上说,人道主义的思想核心不仅适用于人类自己,在一定意义上也适用于与人有关系的整个人类世界。无论从视觉、听觉等感知而言,一切对人们特别是孩子们都会产生真善美抑或凶残狡诈贪婪掠夺的不同反应。事实也是如此,连终日对凶兽无微不至、珍护的饲养员还难免被兽性大发所袭击而毙命,便可见一斑。这些虽属少数个案,但本性凶恶之物并不会因自身属于珍稀而自律为彬彬君子。
其实,人们今天对凶兽的保护与珍养,在相当程度上是因其比较珍稀,又因其在体貌和其它方面有优长;特别是由于生活环境的某种改变可能影响其存续,带来可能的灭绝之忧,不利于生态平衡和食物链的自然法则。这应该被视为一个现实问题。但情况也并非自古历来如此。古时山林相对茂密,各种野兽便于生存繁殖,因此在民间传说和文学作品中,凶猛兽类一般都是侵害人畜的形象。如有名的晋宜兴周处“除三害”的故事(亦见于京剧和其它剧种中),即包括杀虎为民做好事。《水浒传》中所写的景阳岗武松打虎,亦为官民所称庆,赞为英雄。可见那时虎豹之类既非珍稀,更未为明令保护之列,反而其作不害兽之属性并被质疑。直至全国解放后的五、六十年代,老虎在江西等地仍一度被视为侵害者,要采取应有措施。当时有一位打虎能手何广位就很出名,后来被引请至河南省沁阳打豹而成为除害英雄,直至高龄而卒。可见,不论是除还是保主要还是从当时生态实际情况出发,从与民有利还是有害出发的,不能因为现今的“保”就去否定往昔措施的必要性。今日之“保”——无论是对虎、对豹、对狼还是对其它凶兽,应立足于整个环境保护生态平衡之大局;而不应顾其一点忽略其余。譬如,对于凶兽伤人害畜的事件,哪管并非大面积的出现,负责任的态度亦应认真对待,采取有效的措施力求减少其副面效果,尤其应力戒如前述的那样,仅此物种的多寡作为厚此薄彼的全部根据,如此便有违我们生态保护的初衷。
好在目前在正确舆论引导和必要措施的保护下,人们在这些方面愈来愈引起重视。如对候鸟的保护,坚决打击捕食猎杀鸟族(其中还不乏食害虫的益鸟)的利欲熏心之徒。有的志愿者踊跃加入这扬善抑恶的行列。有关部门对盗猎动物的犯罪个人或集团也加大惩戒力度。对于“舌尖”上的贪腐之风(如售食猴脑、熊掌等)也采取“零容忍”的态度。这才是维护不论是两条腿还是四条腿的生态平衡和应有的公平正义性。
无论是对于人和动物,无论是珍稀的还是暂时较多的都要在应有的法则下进行保护,无论是形貌温善还是凶恶的动物既然要与人类相处,最终还是要尽量扬其善而不是相反。我们作为人在宣传它们的动物本性时,应掌握分寸,而不是一味哗众取宠不计效果如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廊坊传媒网  

GMT+8, 2018-12-15 11:51 , Processed in 0.07324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